和白影三年的邻居

时间:2020-06-05 05:24 点击:172
傍晚的夜色很美,夕阳西下,染红了一大片,但是很快,在天色完全暗淡下来后,不见了以往的星星,换来的却是一场磅礴大雨。白影很冷漠,那是因为十年前的今天,他原本拥有温暖的家,却突然离他而去。他还记得父亲和母亲倒在血泊中的情形,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自己,最终躲过一劫;记得那天是个阴沉的雨夜;记得他眉宇间那颗红色的痔……白影刻意将头发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,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样子,因为杀他父母的人很有可能是他遇到的任何一个人,白影感到他们的实力不是自己现在所能对抗得了的,所以他要很好得隐藏自己。“又下雨了,希望他们能够在那里过的好点!你说是么?”白影淡淡的说道,无论什么时候,他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好朋友都会在他身边,这让心已冷的白影时不时感到一阵抚慰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影子,白影也有,但没人会把自己的影子当成朋友来看待,白影他会!影子是他最好的朋友,同时也是他最大的王牌‘守护神’。白影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和自己的影子交流了,只清楚,在自己很孤独的时候,总会有一个声音和自己说话,只有白影才‘听’得到的声音。那似乎是个很遥远的地方,但自己却很清楚的知道‘他’时时刻刻伴随在自己左右。就像他的父母,白影感觉到他们时时刻刻都在看着自己。大雨把他额前的头发打湿了,一块一块的粘在额前,淡漠的眼睛让人感到不可亲近,但隐隐又透露出一股常人无法言喻的老成沧桑。之后,他开始一段漫长的打工身涯,不论什么工作,只要能赚钱的他几乎都做过,十年后的现在,钱慢慢的聚少成多,租了市郊一处廉价公寓,便安定了下来,他要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,为了自己,为了复仇。公寓就在眼前了,这附近一向都很乱,僻静的地区让晚上过十点后便是宵禁时间,没有人会出来,有的也是这地区的不安分子,麻强是这一带的混混头子,在这一带小有名气,为人义气心狠,传说他有好几百个兄弟。可以说麻强在这一带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土皇帝,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唯一怕的就是白影。白影是打晚工的,自然是很迟才回公寓,一次被麻强的手下在回去途中堵住,想打劫一番,可让他们惊恐的是突然间白影的影子动了起来,黑呼呼的立在空气中,几乎是瞬间地便将那些混混打晕过去,后来麻强出现,那更是不得了。几十个人瞬间被白影修理得水当当,确切地说应该是白影的影子在作怪,因为白影碰都没碰过他们的衣角。麻强哪里见过这等怪异的事,以为白影耍的是妖术,就算他手下再多,拳头再硬也不够他筛牙缝的。自此之后,麻强见了白影便躲得远远的,更是吩咐手下遇到白影千万别惹他。这件事成了麻强唯一隐秘的事,除了几个手下和白影之外,谁也不知道,毕竟这关系到自己面子问题。走到公寓楼下,外面下的雨更大了,除了头发外,白影身上却只微湿了点,因为一路上他的影子都在帮他挡着雨水。“谢谢,影!其实你不用帮我挡雨水的,那点雨还伤不了我的身子,你是我的朋友!不是工具!”白影对着地上自己的影子关切地说道,这世界上似乎只有他的影子才能够享受到他内心唯一的一丝温存。地上的影子非常轻微地摇了摇头,似乎在说:这是我应该的,因为你才有了我的存在!保护你是我的责任!“冰山!你回来了啊!晚上吃了没有?我刚好没吃,一起吧!”白影对面住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。他叫俞姚,十七八岁左右,长得很清秀,有时白影会冒出俞姚是个女孩子的奇怪想法。自白影一次无意中从麻强手上救了他之后便开始对白影很照顾。但白影却一直保持着那副淡漠的表情,似乎从来都不会笑,所以便戏称白影为‘冰山’。白影想了想,最终还是应了声便进去坐下。如果说他的影子是白影最好的朋友的话,那俞姚就是他最好的伙伴,一位很照顾他的伙伴。似乎两人都是单身的缘故,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提起对方家人的事。“今天的菜怎么样?这可都是我做的!给点面子多吃点!否则就要扔回垃圾箱,我想你也不想我这样做吧!”俞姚夹了块糖醋排骨给白影道。“唔!”白影淡淡的应了一声,但对俞姚来说这已经习以为常,如果白影突然对他说上超过十个字的话语,那他一定会怀疑白影有问题。但他没意料到的是不久后,他确实有了这种怪异的感觉。“你差不多和我一个年纪,看你天天晚上出去打工也不是办法,和我一起去上学如何?今年我的学校准备扩招学生,我帮你在里面打通关系, 河北快3开奖网肯定没问题。”俞姚说道。“学费这些没关系, 河北快3开奖网站我先帮你垫上, 河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你有钱再还!”“不用了!”白影决定的事情通常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, 天津11选5和白影三年的邻居,他清楚白影的性格,便也没有勉强他。这也不是俞姚第一次劝白影去上学了,所以便也习惯了他的回绝。一顿饭很快在默默无语的气氛中结束。“先走了!”吃完饭,白影对俞姚说道,微微伏首以示感谢,这动作俞姚都看习惯了,每次都这样,劝他也不听,还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性格。“有事call我!能帮的一定帮!”俞姚也不清楚自己说这句话说了多少遍了,几乎每次他吃完饭后都要说一次,这已经转化成一种本能了,而非习惯性的问候。回到对面自己的屋子里,简单的摆设,不大的厅堂中央吊着几副一人高的沙包,里面装的都是铁沙,看沙包那破烂不堪的皮制表皮,夹杂着几块已经褪了色的血印,可见白影平时有多拼命来锻炼自己,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来说,那简直就是炼狱!为自己订立一个炼狱的训练计划,并且实行它,那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,这恐怕只有白影才清楚。白影的房间没有人来过,俞姚也只是来过一次,那还是以借拖鞋为借口才进来,但不到十分钟便被白影叫开了。白影不喜欢有人知道他太多事,所以有时候习惯性地和他保持一些距离,不过俞姚确实处处都很关照他,就算白影再冷漠,对俞姚还是心存感激之心。白影从来都不会想俞姚对他的好是什么原因,这是个非常无聊的问题,对白影来说,三年的邻居,三年不间断的照顾一个与自己非亲非故的邻居,没有索取任何回报,这不是靠装就能体现出来的。※※※白天白影徘徊在自己房间和市图书馆里,除了晚上的打工之外,他只有这两个去处。白影很聪明,确实很聪明!因为他竟然把图书馆里的书看了三分之一。那是什么概念呢,就相当于从小学到博士后所要读的书全部加起来的量的五倍。白影看的书很杂,几乎所有的书他都有接触过,虽然不是非常精通,但都能来两手!可以说以他现在的资质去考博士都没什么问题,虽然这件事也只有他自己清楚。今晚是发工钱的日子,预测推荐白影不习惯将钱存放到银行卡里去,所以每当发工钱时,饭馆的老板娘总会特意将钱兑成现金放在信封里。白影在她饭馆里当临时工也有一些时候了,白影给她的印象就是沉默。但看这孩子干活勤快又麻利,便也对他多加照顾!偶尔也会多给个百来块当作奖金。从徐娘半老的老板娘手上接过一封厚厚的信封后,白影看也没看便转身去干活了。在这里和他一起打工的,白影只认识一个叫齐康的,年龄和自己相仿。齐康喜欢在干活的同时和人聊天,但身边的除了白影之外都是些三四十岁的外地人,所以旁听的责任就落到白影这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身上。对于白影的淡漠,齐康出奇地没有感到反感,反而越聊越带劲。齐康每次发工资都会请自己吃路摊上的肉丝粉干,除了俞姚之外,他也是白影不多的伙伴之一。但白影确实不是很喜欢吃粉干,只是看在齐康一份好心的分上,也没怎么拒绝。到了十二点后,路边的小摊还是生意如火如茬地进行着。“老板,来两碗肉丝粉干!”齐康叫道。“好嘞!三分钟到!”“可不可以吃别的?”白影终于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,这是第一次,没想到竟然是为了食物。“你也知道,这是我最喜欢的食物!为了填饱肚子将就一下了,虽然是这里最便宜的,但起码还能填饱自己肚子。”原来他是因为肉丝粉干便宜所以才这么舍得,难怪每次发工钱都这么慷慨请客吃夜宵。“呵呵!原来你喜欢吃的东西是这个!如果你肯跟我回去的话,我叫世界上最好的厨师天天给你做这个?怎么样?”身边突然传来一阵男人的声音。回首一看,全身黑色西装打扮,就差戴上墨镜了,活生生一个黑社会老大的模样。“……真是阴魂不散!我都说过我不想回去了,拜托别再来烦我了ok?”齐康说出一句白影听不懂的话,他似乎毫不介意让白影听到这些,似乎是故意地将声音吊得老高,周围来吃夜宵的人纷纷将眼神往这边移来。“这次找你目的和上次不一样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!跟我来!”黑衣男子的声音不容别人有辨别的余地。齐康快速解决完最后一口粉干,拉着白影紧跟着那个黑衣男子去了,直觉告诉齐康,这次不会是什么好事,也不是什么坏事,原因是现在他两条眉毛都在跳。“说吧!”走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小胡同里,齐康说道。“他是谁?你不会想让他知道他不该知道的事吧!”那男子有点疑惑地说道。“他是我兄弟!不要紧,反正我都不管那个世界的事了,他就当做是听故事吧!怎么样白影?”齐康说道,其实白影是不想来的,但硬是被他拉来。现在白影疑惑的是他们似乎是在说另外一个世界的事,而且还关乎眼前的黑衣男子和齐康的事,难道他们……不是这个世界的人?鬼么?白影从来不相信鬼,如果有鬼的话,那自己的影子就是最恐怖的鬼了!“好吧,反正他回去睡一觉就会忘记……”黑衣男子说道“最近巫族和我们‘御灵族’发生一些冲突,死伤不少人,‘御灵族’解散了,族长和他的女儿慕容香走散了,当我找到族长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,他要我托付你一定要把慕容香找到,不能让她落到‘巫族’的手中!”说话间,白影才看清楚黑衣男子的样貌,大概二十来岁的样子,短发,看样子很精神,但从他的双眼中可以看得出他一直都很痛苦的样子,他受伤了!而且伤势不小。“……不可能!族长的灵这么厉害怎么可能被打败!那些巫族怎么可能打败我们!”齐康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自己融入灵族之中,事实上他根本没有从这个圈子里走出去,因为他本身的不平凡,致使他永远也走不出那个世界。“巫族控制着大批的怪物,他们有能力将死人变成一具刀枪不入的可怕武器,灵的攻击虽然强,但我们灵族,大多数人的体质都和平常人一样,被那些怪物咬伤的话,那下场只有变成更可怕的怪物,他们的灵也会随着主人的变化成为更可怕的凶灵!自族长死后,族人纷纷躲避巫族的追杀,现在灵族已经名存实亡了!”“你他妈的,难道你这样说我就相信了么?告诉我族长为什么会死!灵族为什么解散了!别告诉我什么鬼怪的!他妈的我义父怎么会死,他一直都是很厉害的!”齐康冲上去,抓住那黑衣男子的衣领吼道,他的养父,就是灵族族长,而眼前这位黑衣男子便是他的搭档,从齐康拥有自己的灵之后就开始了,可以说除了他父亲之外,骆伟便是他最亲近的人。御灵族是一种民间的异类族人,之所以异类,是因为加入他们的都是一些能控制灵的人。灵!也就是一种比较强大的灵魂,在和人类灵魂结合之后,成为他们所使唤的武器,灵族人的灵都是动物和植物的魂魄经过双方自愿的情况下通过‘御灵族’特定的方式进行瘁炼而成。以前有人试图找到一种人类的魂魄并且和他结合成为自己的灵,但那简直就是不可能,先不说人的灵魂是否会答应,就是想遇到强大的人类灵魂那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,更别想要收复它作为自己的灵了。因为强行将灵收服的话,即使成功也只能当成傀儡,发挥不了多少力量。当然,不是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灵,那需要‘天时’‘地利’‘人和’三大要素全部具全才可以拥有。此外,对于拥有寻常人所不可能拥有的能力的人,不管是御灵族还是巫族,圈子里都会统称为异者。“他死了……”黑衣男子没有反抗的能力,一是他不想反抗,另外,他的忍耐限度已经到了极限,刚说完那句话便已经快接近昏厥的边缘,如果不是齐康抓着他的衣领,他早就倒下去了。重伤后的痛苦不是人人都能像他那样用自己的灵竭力压制住的,那需要和灵在相当深的程度上结合,不是寻常人可以办得到的。齐康终于发现黑衣男子的异样,近乎黑色的血从黑衣男子嘴中溢出,背后映出一个乌龟模样的东西,那是他的灵,现在龟灵越来越暗淡,近乎要消失的样子,看来黑衣男子确实已经接近临死的边缘。“骆伟!你他妈的不准给我死!我要你活着!”齐康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黑衣男子吼道,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溢出眼眶,流泪的滋味,自己似乎好久没有尝试过了!“你听过‘乌龟’还没到二十岁就死的么?”那个叫骆伟的喃喃地说道,便昏过去不醒人事。但他这句话让一旁的齐康不由得一震:是啊,他的灵是全族人中防御力最强的,而且每次在危机的时刻,他的灵便会以睡眠的形式进行自我恢复。不过这种‘自我修复’与其说是睡眠,倒不如说是半死人,因为在龟息状态下,除了细胞还是活的之外,其余都停止了,这是骆伟独有的能力。擦掉刚刚流出来的眼泪,幸亏是背对着白影,被他看到自己哭那就糗大了。而此刻白影正被刚才的情形呆愣住了,那巨大乌龟的样子,还有他们所说的话,齐康的父亲是那个什么御灵族的族长,还有那个叫什么慕容香的。巫族?一切都让白影一时消化不了,愣在那里,如果不是自己也有特别之处,刚才他看到的情形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发疯。“白影!帮帮我,把他扶回去!”齐康背着骆伟,显得很吃力,毕竟是御灵族人,体质和寻常人差不多甚至更弱一些。白影就不一样了,他经常苦炼自己的身体,现在就算单枪匹马,他都能将十个大汉打倒,从小就开始地狱式锻炼不是寻常人可以经受得住的。一把将骆伟背起来紧紧地跟在齐康身后似乎还很轻松,丝毫不防碍他的速度。毕竟在这个时间段,出租车一般是不会在这里出现,齐康虽然可以运用自己的灵,不过附近偶尔会有些人经过,被他们看到未免显得惊世骇俗。否则他们也不用背着近一百多斤的骆伟狂跑了。

  原标题:碧桂园48亿元接盘重汽地产资产包:罕见的民企接盘国企“退房”业务样本

,,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jszygx.com/93l6iv58w0f/24943.html
tag:和,白影三,年的,邻居,傍晚,的,夜色,很美,

发表评论 (172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湖北快3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